易“仿”难“防”

2020-02-01 作者:服装时尚   |   浏览(197)

  服装品牌商们一直在为服装新款被仿制而苦恼,仿制难防止,已成为共识。今年春节联欢晚上明星穿着的服装短时间内被仿,挂上网络售卖的事件,兴许能给品牌商们一些启示。
《花样年华》催热了旗袍,《丑女无敌》带火了阿拉蕾眼镜,《裸婚时代》红了呢子披风,《男人帮》让围脖受到关注,春晚也让女星的服装火了一把。
尽管众口难调,但除夕夜,家人围坐观看春节联欢晚会已成为绝大多数家庭的一种习惯。今年除夕夜,央视龙年春晚如期而至。在没有了本山大叔的龙年春晚,虽然少了一份期待,但整场晚会依旧有不少看点。尤其是春晚上演员穿着的服装,更成为淘宝商户争相模仿的焦点。似乎盯住春晚抠商机,已纳入网购商户的春节日程中。
焦点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记者根据淘宝关注度将春晚演员服装进行了排名。
NO1 胡可身着的Valentino 2012度假系列红色蝴蝶结连衣裙
胡可身着Valentino 2012度假系列的蝴蝶结红裙,刚亮相央视春晚开唱两小时,即被挂上淘宝同款售卖。Valentino今年绝对成就了中国红,红色正好映衬着龙年喜庆祥和的气氛,加之简洁大方的设计极易被模仿,因此这条连衣裙高居春晚定制热销款榜首并不为过。在网络上的售价不等从100~600元等。
NO2 牛莉身着的Marc Jacbos2012早春粉色连衣裙
牛莉去年春晚时的装扮成为淘宝热门搜索,今年她依旧选择一线大牌,由于色彩温和、款式大方、细节的珠片设计也比较讨巧,通款服装演员周冬雨曾在出席活动时也有穿着,因此备受关注。
NO3 牛莉身着的CHANEL白色7分袖羊毛大衣
牛莉春晚上的穿着无疑成为今年淘宝商户最为关注的重点,可爱的圆领设计加上大衣背后的蝴蝶结,配上粉色连衣裙、黑色裤袜,时尚妆扮果然不负众望。淘宝上只接受预订,性价比高的同款服装200元到300元不等。
NO4 董卿身着的Elie Saab 2011秋冬高级定制系列的白色蕾丝长裙
春晚最受关注的女主持董卿穿着的Elie Saab 2011秋冬高级定制系列的蕾丝长裙,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仅淘宝店铺售卖同款服装的店铺不下10家。镂孔蕾丝的感觉十分飘逸、性感。白色显高贵,一上场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网上定此款服装需象征性地交付11.6元定金。
NO5 董卿穿着的碧水绿绣花旗袍
董卿穿着的碧水绿绣花旗袍改变了人们对于春节穿红色才喜庆的传统观念,最工精细、唯美大方、优雅逼人、仿制难度较大,在淘宝店铺订出几百元到几千元的售价。在某网店,同款服饰,售价1800元。商户表示,“由于衣样打版、布料供应等仍处于放假状态,这款旗袍目前只是是预订款,店里没有现货,我们也是看了春晚才推出的。发货时间大概在3月初。不过现在已经预订了120件了,早预订早发货。买家还可以提供龙年春晚上其它款的服饰图片进行专门定制。”
由于春晚主要演员所着服装大多为国际知名品牌成衣或指定厂家定制,造价不菲,而网上仿品的价格悬殊且低廉。商品成本的局限使其很难在用料、做工、效果方面与春晚实物相匹敌,使部分消费者对买到的仿品产生极大落差。
一些网友留言,在电视上看见春晚演员穿的服装好看,结果从网上购买了看似一模一样的,穿上后却与演员的效果相去甚远。有的卖家则直接借用春晚视频截图或者明星展示图片,而衣服本身的实物图片却没有在网页上发布。
此外,由于“春晚”成为购物网站上搜索的热门词汇,只要镜头中出现过的,几乎都被精明的淘宝店家在第一时间换上了“春晚同款”的标签,王力宏的同款电吉他、张明敏唱《我的中国心》时戴着的红色围巾、胡启志把玩于股掌间的透明水晶球、甚至还有陈坤的高低眉毛面具,都成了一时的热门商品。一些压根与春晚不相关的商品也被商家标以“春晚”的关键词作为噱头。根据一些热门商品的交易记录显示,不仅今年央视春晚明星所穿的同款晚礼服已售出上千件,就连去年、前年春晚曾经风靡网络的商品也搭上今年的顺风车,被商家再次宣传促销,掀起新一轮的销售热潮。
仿制就是一笔糊涂账
春晚服装在淘宝上的热卖,给敏锐的服装人再次敲响警钟——如何杜绝仿版?
不得不承认,在业内,仿版已成为常态。并且,目前还没有一个防止仿版出现的经典案例,就连国际大牌也束手无策。
H&M、Zara、TopShop……这些品牌的分析师占据着秀场前排的黄金位置,两三周后就将深得各大设计师精髓的相似产品推向市场,比大牌早上六个月不说,价格还出奇便宜。这样的现象,普通消费者自然是不会抵制的,而被仿的大牌除了叫苦不迭。一方面技术上很难界定这些是否构成侵权,那么多相似产品需要一件一件告下去,可是件苦差事;另一方面,谁知道他们自己又是从什么地方借鉴了哪些元素呢?
时尚圈一直有个未能被解释的谜题,那就是设计元素明明千变万化,为什么最重要的那几个设计师总在同一季选择一些完全相同的创意?时尚真人秀节目《Project Runway》中评委给选手的建议也许可以作为一部分解答:“一名优秀的服装设计师,除了拥有过人的设计天赋,时刻关注流行趋势也是必备的技能。”可见时尚领域,借鉴学习本身就归属设计的一部分。
问题在于,借鉴到什么程度才能算作抄袭?最近几年最明目张胆的“借鉴”案例,当属Marni对Prada的亦步亦趋。同为意大利品牌,基本上Miuccia Prada在秀场上玩出什么花样,下一季的Marni就会照单全收。前不久Alexander Wang与其好友Balmin设计师分别推出破洞衫,相似得让大家怀疑两人是不是共用一个脑子。且不说这是否是他们计划内的刻意为之,如此粗暴的创意雷同,本身就是和消费者开的大玩笑。
当服装被抄袭之后,市场同类产品大量增加,款式、面料、做工的雷同便会让消费者的消费取向更加趋向于价格因素。抄袭者因采用盗版、模仿的方式获得产品的样式,研发成本大可忽略不计,而为更加快速、低廉的进入市场,其采用的面料和加工工艺,也自然低于原品牌产品。若企业采取何种的竞价策略及促销手段,也只会饮鸩止渴、越陷越深。
大多关于是否被“仿”的讨论到最后都偃旗息鼓、不了了之。大家的态度不外乎两种:一是被仿是荣幸,二是被仿是常态。因为要界定时装设计是不是仿制太难了。音乐创作尚有所谓“8小节以上雷同”算作仿制的基本规定,时尚界闹腾了这么些年,在仿制这个的问题上却还是暧昧不清模棱两可。
比如2010年发生在法国版《Vogue》主编卡琳?洛菲德(Carine Roitfeld)与时装品牌巴黎世家(Balenciaga)之间的纠纷,就比较典型。先是前者被后者拉入秀场黑名单,传说是因为Carine向Balenciaga借了一款大衣拍照,事后却没有立即归还,不久Balenciaga就发现对手品牌Max Mara的成衣中出现了十分类似的设计,盛怒之下的Balenciaga立刻就跟法国版《Vogue》及Carine Roitfeld本人划清了界线。无论真相如何,两者的尴尬都显而易见,Balenciaga因为缺乏证据,根本无法指责Carine及Max Mara是在进行抄袭;而另一方面,Carine也无法提出反面证据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事实上,在任何行业,富有创造性的天才永远都是少数,大部分人干着的工作多少都带着抄袭他人成果的痕迹。在时尚行业,尤其如此,用不着大惊小怪。品牌设计师们找灵感最有效的解决方案莫过于回顾过去,向前人取经,把曾经大热的流行元素从旧书堆里翻出来,稍微改头换面,又重新推向市场。由此造成的结果就是,时尚陷入了几年一轮回的怪圈
不用去各大城市批发市场,单是翻开八卦小报,一件件山寨礼服都可以把你刺得眼睛生疼。刘亦菲的山寨礼服事件牵扯出一大批“涉案”女星,人们惊讶地发现原来除了批发市场屡见不鲜的水货A货超A货,中国的整个服装设计界都无法跟仿制撇清关系。为刘亦菲制作山寨礼服的樊其辉也算制版名师,他承认许多大陆明星都拿着秀场照片找他仿制礼服,却不承认自己做的事情是在仿。
 

本文由中国服装人才网_最新服装新闻,品牌大全_果子服装网发布于服装时尚,转载请注明出处:易“仿”难“防”

关键词: 服装时尚